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馆长信箱     监督电话:0878-6104259
人类起源展厅
发布时间:[ 2015-01-17 22:20:01 ] 浏览次数:[ 2804 ]

人类是怎样起源与进化的?他的远祖是谁?最早的人又是谁?这一系列的科学之谜,盘古至今,都是人们苦苦探索的问题。

欢迎大家到元谋人博物馆参观《人类起源》展厅。

本展览采用了由北京自然博物馆周国兴先生主导和提供的人类起源“非洲中心论”的观点和资料而设计陈列的。通过50多幅图版、照片,49件模型概述了人类起源演化发展的谱系:从地栖猿属(700--450万年)、南猿属(450万年--100万年)、能人(早更新世)发展演化为人类,人类以非洲为中心向欧亚大陆扩展,进一步演化为直立人,最后发展为化石智人,也就是现代人的祖先的学术观点,以及相关的科普知识。  本陈设展示虽恍如一瞬,但其间历经几多坎坷与艰辛,值得我们人类自身反省,更多一些对生命,生命与自然,生命与地球的尊重和深深的思考。

人类起源和宇宙起源、地球起源、生命起源一起,是马克思主义不可或缺的自然科学的基石,同时也是人类认识自我历史中一个永恒的命题。特别是在达尔文《物种起源》和《人类起源及性选择》先后发表之后,它成了科学界最为关注的命题之一。难以数计的科学家为此奉献了他们毕生的精力,通过对人类起源的发现与研究,人们终于认识到人类演化与进化本身就是进化论的实证。

人是社会化的人,从猿到人的进化,是从古猿群到人类社会的进化,在这一过过程中,产生和发展了人类所特有的遗传与适应的生存方式,反过来他又促进了进化过程的完成。

到目前为止,有关人类演化的时间段和起源的问题,学术界一直都颇有争议。自从爪哇人,特别是北京人发现之后,赞成在亚洲的人越来越多,并提出了“亚洲高原说”,认为亚洲高原才配做人类的摇篮,因为高原比低地生活更艰苦,由刺激所引起的反应对人类的形成也最有益。可是,自从非洲发现了第一个南猿的幼儿头盖骨化石之后,又把人们的视线引到非洲,由于有了更多的南猿化石,早更新世的原始文化和比这更早的猿化石发现之后,认为非洲为人类发祥地的人也不免在增加。

南猿属的化石,目前已有不少发现,总共约达90多个个体,包括有几乎完整的头骨、下颌骨、牙齿、残肩胛骨、胳膊骨、手骨、胯骨、腿骨和脚骨等等,男女老少也都有代表。由于有很突出的颌,、没有下颏,头盖低平,额向后倾,外貌很像猿,但脑的体积可达600毫升。虽然大于猿,但颅腔内膜的迴纹也很复杂,眉骨脊有的不甚发达,牙齿的构造和排列的方式等,和人又很接近,并且脑底部的大孔 的位置也比猿类靠前,表明已能直立行走(从胯骨的构造也说明了这一点),处处又表示非真正的猿。

南猿属在生存方面持续的时间很长,以奥尔杜威峡谷早更新世地层中发现的“东非人”算起,用钾--氩法测定距今已有175万年,而有的可能晚到距今100万年内,甚至有的更晚一些,例如南非斯特方丹、克罗姆达莱和斯瓦特兰斯等地发现的南猿化石就比“东非人”晚得多。也就是说,当直立人在世界上出现之后,南猿属有的种还生存着,这种相互交错的现象,在动物界也存在着。

最使人感到棘手的是,所发现的早更新世的人化石在体质构造上存在着相当大的差别,差别的程度甚至被人们看成是属一级的区别,南猿类的命名之所以这样混乱,这种差别也是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近年来对学名不断的进行调整,学者们把他们分成了大小两型,即纤细型和粗壮型。纤细型以非洲南猿为代表;粗壮型被命名为为粗壮南猿。现在学者多承认非洲南猿(包括能人)是人类最初制造工具的老祖先,但也有人认为是从能人起,经过直立人阶段,最后进化到包括现代人在内的新智人。而粗壮南猿,虽也能制造粗糙的石器,但是体质构造上太特化,终于在直立人出现的前后,在世界上绝迹,“东非人”就是其中走进“死胡同”的一员。

从理论上讲,人类的历史起点还应该更早得多,据报道,1968年及1969年,肯尼亚国立博物馆在肯尼亚北部卢多尔夫湖以东地区,发现有五件人化石,包括两个保存基本良好的头骨,还有石器和许多脊椎动物化石共存。石器有的拣自地表,有的发现于地层中,含石器地层用同位索测定年龄,距今约为260万年,据说在埃塞俄比亚的欧谋河谷还有比这更早的记录。

制造工具是区别人和猿的唯一标志,只要能利用一块石头把另一块石头打制成工具,也不论工具有多么原始、简单、粗糙,就得承认进入了人的范畴,人的历史便从此开始,正如恩格斯所指出的那样:“没有一只猿手曾经制造过一把哪怕是最粗苯的石刀。”

过去,称非洲南猿为“最接近人的猿”既然会制造石器,而且已发现的还不止一处,实际上应改称为“最接近猿的人”。南猿属名是80多年前建立的,虽然这个属的成员后来发现了制作工具,现在许多人习惯上还依然这样称呼他,可是实际的意义已经改变,尽管有人也建议把非洲南猿改为非洲人(Homo africaus),但始终未得到普遍的承认和采用。

到目前为止,有关人类演化的时间段和起源地问题,学术界一直都在苦苦的探索着;由于南猿化石材料发现的增多,研究也更加的深入,目前多不再拘泥于陈旧的说法了。以我国著名考古学、地质学家,中科院院士、美国科学院院士贾兰坡先生为代表的一些中外科学家们,提出了不同的观点,贾老在《有关人类起源的一些问题》一文中提出:“尽管在非洲有如此丰富多彩的,可以说明人或猿进化上直接的和旁证材料;但也并未把“亚洲说”的论点安全扭传。人们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一直是在亚洲和非洲摆来摆去。要想弄清楚这个问题,还得看看具有演变成人内因的,即走过和现代的大猿分支十字路口和人类最接近的猿到底是谁。”

在所有的已发现的猿类化石中,最引人注目的应是拉玛猿,人们几乎多把它看成是人类的直系的猿型祖先,在分类上已经有人坦率地把它放到了人科。这一属的化石,首先发现于印度西姆拉山崖的哈里塔良格尔地方的中新世后半期或上新世前半期地层中,于1910年和1934年分别发表了两个种,即“短吻拉玛猿”(Ramapithecus brerirostris)和“哈里拉玛猿”(Ramapithecu bariensis);此外还发现有“索普布拉玛猿”(Ramapithecus puniabicus)和“旁遮普槲猿”(Dryopithecus punjabicus)等多种古猿化石。

众所周知,由于印度板块俯冲亚洲大陆引起东亚西部强烈隆起的所谓“喜马拉雅”新构造运动,实际上早在第一个人科成员腊玛古猿刚刚出现的的新生代第三纪后期就已经完成。由此造成的一直延伸到帕米尔高原的青藏高原巨厚地壳及其西南缘的险峻山势,就像天设的屏障一样,把东方同南亚和中亚隔绝开来。以至连同由人类始祖腊玛古猿构成的各个“原始群”本身,也被分割得天各一方,他们从此分道扬镳,彼此走上各自的发展途径,晚近古人类学家们的下述发现,即从印巴交界的西瓦立克丘陵出土的腊玛古猿旁遮普种,与中国云南开远、禄丰出土的拉玛猿之间,具有一系列相似的特征,便是曾经发生过人科原始群早期分化的一个例证。

旁遮普腊玛猿,有短的面部、拱形的腭和形似南猿的上颌骨的特征和非洲南猿也接近,牙齿的纹饰具有许多人类牙齿的几乎可以认为是距今1500万年——1000万年前的人类的前驱。

腊玛猿是目前已知的最接近于人的猿化石,在富有人的性质上,还没有把任何已知的猿类能和它相比。根据它的性质和年代,可以把它看成是具有转变成人内因的走过十字路口的人类猿型祖先,起码说,根据现有的材料是如此。特别是把我国云南省开远小龙潭发现的古猿牙齿化石归并到旁遮普腊玛猿,更增加了人类起源于亚洲的证据。

关于人类起源的地点,恩格斯曾经指出:“......在地质学家叫作第三纪的地球发展阶级的某个还不能确切肯定的时期,据推测是在这个阶段的末期,在热带的某个地方—大概是现在已经沉入印度洋底的一片大陆,生活着一种特别高度发展的类人猿。”这一理论观点,无论是在地层和时代上,根据所获得的资料来看都是正确的。它的正确性可以由中新世后期至上新早期的腊玛猿化石,以及早更新世的人类化石和同时期的文化地点加以佐证。

故此,贾老特别指出:“我国西部广大地层,根据已有的线索来看,位于人类起源地的范围之内,云南不仅发现了拉玛猿的牙齿化石,而且在元谋的上那蚌地方,从早更新世末期地层中发现了‘元谋人’的牙齿化石,就是有力的证据。为了解答人类发祥地的问题,对这一广大地层应予以加倍注意。

另据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主办的《化石》杂志,一九九零年第3期。梁建生关于《人类起源在何处?》一文中报导,前苏联考古工作者早在一九八二年,就曾在雅库共和国的雅库次克市140公里处,在勒拿河上游季林格至尤里亚赫台地打井时,意外地发现一处史前文化遗址,该遗址地表为新石器时代石棺墓葬群,时代为3500年。在深入地下50多米处,在已发掘一万平方米的范围内,出土旧石器近两万余件,使考古工作者大为惊讶的是,这些石英岩工具的器型有石铲、石钻、石锤、石器碎片等,这些石英岩工具与东非著名的奥杜韦文化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季林格——尤里亚赫遗址最早的冻土可能与250万年前的全球性降温有关联。地质学家们因此确定该遗址的大致年代为250万年—180万年之间。目前它可以被认为是欧亚大陆发现的最早的史前文化遗址。

实际上,把北部称为人类的摇篮对某些人来说是难以置信的。因此尽管这个命题,即人类的起源北方说与非洲说在上个世纪就曾被许多著名学者提出过,本世纪也有不少学者重提。据此,梁建生先生认为:关于人类起源北方说和热带说的讨论,必然引起专家们重新认识人类起源的地域、时代以及他们的轨迹。人类的摇篮很有可能在经历过千万年严寒而地面尚未结冰的北部地区。因为严寒可以刺激我们祖先机体内的生命源泉,并且迫使他们更快的发展。这种过冷的气候条件很可能曾使人类的发展产生过质的飞跃。与北方严寒相比,非洲和其它热带地区的稳定适宜的气候,不太可能对人类的发展构成刺激。对此,我们首当推出的是中亚地区或季林格—尤里亚赫遗址所在的西伯利亚平原。

到目前为止,有关人类演化的时间段有两种观点:旧的观点是基于古猿化石的地层记录,认为人类的一支分化的时间在距今1000——2000万年前的中新世。新的观点则基于分子人类学的研究,认为人、猿相闿别的时间只有400——500多万年,而多数学者赞同后一种观点。但无论何种学术观点都苦于没有找到似猿的人或似人的猿的化石和文化遗物共存的证据。

综上所述,有关人类起源的地点、时间和生存环境的问题,无论“非洲说”、“亚洲说”或是“中亚—西伯利亚说”;“热带说”或是“冰川说”,都有其相对的科学依据,但都同样存着不能使人完全信服的地方。说明人类在起源问题,在演化与进化方面,具有多么的复杂性。要想完全解决人类起源的时间和地点问题,还有待科学家们在今后的工作中,做出不懈的艰苦努力才行。

电话:0878-6104259 传真:0878-6104259 邮箱:ymrbwg@sina.com 地址:云南省楚雄州元谋县元谋人博物馆 邮编:651399
版权所有:元谋人博物馆 滇ICP备19008681号
技术支持:云南品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